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投资巴楚>>投资动态>>

【放眼南疆四地州】南疆之“特”

 

    在新疆的天山之南、环塔里木盆地周边,南疆四地州像一串璀璨的珍珠,串起了南疆广袤的疆域。

    近年来,尤其是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召开以来,“南疆”这两个字眼频频出现在中央及自治区重要会议的文件中、主要领导的讲话中、各项扶持倾斜政策的受益名单中……

    那么,南疆之特殊,特殊在何处?

    特殊区位

    赋予了南疆之“特”

    南疆四地州区位特殊。

    南疆四地州与周边6个国家接壤,是我国向西开放的重要区域,是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巴经济走廊的重要区域。

    喀什具有“五口通八国、一路连欧亚”的独特区位优势,是我国向西开放,通往中亚、南亚、西亚乃至欧洲的国际大通道。

    阿克苏是新疆南北要冲和东西贯通的关节点,也是向西开放的前沿地区和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南线中段的重要关节点。

    位于新疆最南端的和田,是古丝绸之路南道的必经之地,是新疆进入西藏、青海及邻国印度的重要门户和战略通道,也是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中巴经济走廊的重要支撑地区。

    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有254个通外山口,是全国唯一以柯尔克孜族为主体民族的自治州。境内及周边有5个国家一类口岸,是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的重要门户、中巴经济走廊的重要节点、南疆向西开放的重要通道。特殊区情构成了南疆之“特”

    南疆四地州区情特殊。区域内少数民族人口超过90%,是新疆乃至全国少数民族聚居程度最高的地区。由于历史等多方面原因,南疆四地州信教群众比例高。南疆四地州发展的问题、民族问题、宗教问题常常交织在一起,具有特殊的复杂性。

    南疆四地州处于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的干旱地区,自然条件恶劣,戈壁、沙漠占区域面积的90%以上,平原区绿洲面积仅为9.2%,水资源极其匮乏,干旱少雨,沙尘暴、大风、干旱、山洪等自然灾害频发,盐碱化、沙化、荒漠化严重,生态环境极其脆弱。其中,和田地区自然条件尤为恶劣,生态环境脆弱,山地占33.3%,沙漠戈壁占63%,绿洲仅占3.7%,年均降水量只有35毫米,年均蒸发量高达2480毫米,四季多风沙,年均浮尘天气260天以上。和田境内虽然有大小河流36条,年径流量74亿立方米,但可利用水资源有限且季节分配极为不均,呈现春旱、夏洪、秋缺、冬枯的特征。

    南疆四地州位于新疆西南部,长期以来处在相对封闭的区域,处于交通路网的末端,又远离中心市场,造成人员往来、经济交流相对滞缓,少数民族群众掌握运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水平普遍较低,各族群众的思想观念相对落后。

    和田地区行署专员艾则孜·木沙分析说,地处新疆最南端、属于新疆“口袋底”的和田,边远闭塞,远离经济发达区域。全地区人均受教育年限仅为6.5年,低于全疆平均水平。这些因素导致了一些群众是非辨别能力不足,自身免疫力弱,容易被“三股势力”蛊惑。同时,和田资源禀赋严重不足,人均耕地不足1.1亩,且二、三产业欠发达,本地就业空间狭小,农村富余劳动力达60万人—70万人,就业压力巨大,已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一大难题。

    南疆四地州贫困人口基数大,贫困发生率高达32%,区域性整体贫困突出,全疆35个贫困县,有26个在南疆四地州。而南疆四地州连片特困地区可供发展农牧业生产的资源相对匮乏,大部分属于资源性“天然贫困”,荒漠化严重且耕作生产水平相对较低,脱贫攻坚难度巨大。比如喀什地区,贫困村和贫困人口均占全疆总数的40%以上。

    喀什地委书记李宁平介绍说:“贫困人口多、贫困程度深、致贫原因杂、脱贫难度大,这是喀什地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最大短板。”

    南疆四地州的这些特殊区情,决定了南疆四地州是我区“十三五”脱贫攻坚的主战场。打赢这一主战场的脱贫攻坚战,是我区贫困人口整体脱贫、与全国同步迈入小康的关键所在。

    特殊现状

    决定了南疆之“特”

    南疆四地州经济社会发展滞后,这也是其特殊之处。

    南疆四地州人均GDP不足全疆平均水平的45%,财政自给能力不足;农村贫困人口占全疆的85%,农村富余劳动力占全疆的63%。南疆四地州的37个县中,有21个国家级贫困县。

    南疆四地州经济发展内生动力较弱,其既有的自然禀赋、历史欠账、区位局限、地缘环境和经济发展基础决定了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南疆四地州的经济发展需要依靠外生动力强力推进,以外生动力支持、催生、激发内生动力,增强自主发展能力。

    南疆四地州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公共服务投入不足,社会发育程度低,交通、通讯等基础设施十分薄弱,就业、教育、卫生等矛盾突出,严重制约了其经济社会发展。

    南疆四地州的农业产业化、新型工业化、新型城镇化水平较低,由此而存在的一个突出问题是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难。如何培训转移农村富余劳动力就业,使之能够稳定增加收入,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

    南疆四地州的种种特殊性,决定了需要给予其特殊的政策、特殊的帮扶。

    对此,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上明确指出:“要下大决心,从国家层面进行顶层设计,实行特殊政策,打破常规,特事特办。”

    自治区第九次党代会上也鲜明地强调:“补上南疆短板,缩小南北疆差距。”

    一个个举全国之力、全疆之力的帮扶行动随即在这里集中展开,一项项事关各族群众切身利益的民生项目迅速在这里一一启动……说起这三年国家、自治区及援疆省市的特殊支持,阿克苏地区行署专员麦尔丹·木盖提如数家珍:“加大财政转移支付力度、免除公益性项目地县两级地方配套资金、扶持纺织服装产业发展、率先实行‘三免一补’、提高干部人才待遇……”

    从重大项目布局、政策安排、干部人才、民生保障、社会事业建设等方面,中央出台100多项政策措施,采取特殊政策措施支持南疆四地州,为南疆四地州的稳定发展注入了强大的推动力。

    现在的南疆四地州,虽然区情依然特殊,经济社会发展任务依然艰巨,但三年来突飞猛进的发展、日新月异的变化,以及洋溢在人们脸上的笑容、激荡在人们心间的梦想……都让我们坚信,这里的未来无比美好,这里的前景灿烂光明。


附件

【字体: 】【收藏】 【打印】【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