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旅游巴楚>>民俗风情>>

丝路之驿·看巴楚

 

浩瀚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西北边缘,有一大片郁郁葱葱的绿洲。它北倚天山,南牵玉河,处于叶尔羌河下游平原,像一位婷婷玉立的春神,点缀着沙海边上的古老土地。这就是古代的巴尔楚克所在地——现今的巴楚县。

巴楚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重要驿站和“丝路明珠”,也是南疆三地州的门户。国道314线、省道215线、三莎高速和南疆铁路贯穿县境。自古以来,这里就是兵家必争之地,素有“咽喉要地”之称,是古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镇,是人流、物流、资金流由喀什辐射世界的重要通道,在南疆的经济文化交流中起着重要作用。


千年迷梦:丝路古国郁头国

据《汉书》记载:塔里木盆地北缘“有山国、焉耆、危须、尉头、渠犁、乌垒、龟兹、温宿、姑墨、疏勒。”尉头即尉头国,也称郁头州或郁头国,是西汉时期三十六国之一的小国家。郁头国时兴时衰,到了唐朝,中央王朝将这里设置为“内属胡州”,称为“郁头州”,州府所在地名为“握瑟德”城,又名据史德。

郁头国曾经是一片绿洲,像一颗明珠点缀在丝绸之路上。从公元4世纪到12世纪十分繁荣,到了我国北宋初期逐渐淡出。

公元13世纪后,由于喀什噶尔河水的断流,在千年之间把这里变成了浩瀚的荒漠,从历史的舞台中升华为一个梦。

1906年法国探险家伯希和从和田开始沿着叶尔羌河顺水而下,寻找古遗址。在郁头国遗址挖了近2个月,盗取了大量的古址遗物,仅塑像、木雕像、壁画就400多件。后来英、德、日、俄等国探险家,又陆续从遗址中挖走了大量的遗物。

在这一片沙漠荒原之中,竟然埋藏着公元前200年至公元后1000年之间近1300年所创造的历史文明。

这一文明,既有从我国中原移植来的“华夏文明”,又有从西方传来的古代波斯文明,而且还有当地发展起来的“塞克”文明。

从《汉书》、《后汉书》我们知道,这一地区在2200年前被一个叫做“郁头国”的小邦国所辖。到了唐朝时期,这片地方已被唐朝政府划分为一个叫做“郁头州”的行政单位,直接归国家政府所属,不再是小邦国的臣民,直辖于唐朝政府设立在龟兹的“安西都护府”。

郁头国遗址分布为带状,唐王城附近均有郁头国古城汉代屯田、冶炼、手工作坊、寺院遗址等。

公元四世纪到十二世纪这里曾经十分繁荣,以前曾是喀什噶尔河的漫流区,土地肥沃,人口众多。也是丝绸之路北道的重要驿站,北魏时的“和平铺”驿站;唐朝对外接待“济浊馆”“谒者馆”都在郁头国境内。

郁头国集各民族文化演变与融合,有汉代遗址,有北朝到宋时期遗址。曾在此出土大量反映各种文化的壁画、塑像、钱币、陶器、铜器、饰物等4000多种文物。在这些器物上有婆罗迷文、粟特文、龟兹文、佉卢文、古汉字等。


 丝路之驿:凸立的驿站

《新唐书·地理志》中记载,在大唐时,从今库车到喀什之间,必须经过一座叫做“谒者馆”的驿站,这座驿站是专门为前往大唐天朝参见皇帝的各国使者们而设的驿站,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它就是唐代官方置办的中途“招待所”。与绿洲上的其他驿站意义是不一样的。按照书上的说法,从“故达干城”再往前一百二十里就到了谒者馆。那么这座驿站应该在唐王城的中心地带了。唐代的官方把招待所设置在唐王城,至少应该说明唐王城曾经是繁华兴盛或官方信赖的一座很有影响的城,当然,这种说法已经被众多的史实所证明。

到唐王城的途中,设立了许多驿站,较为有名的有“谒者馆”。顾名思义,“谒者馆”就是专供前往中原朝见皇帝的各国使者住宿的驿馆。唐人称之为“馆”固无不可,维吾尔语称之为“梯木先尔”,它确有“城"的气势。

“玉木拉克梯木”即圆形烽燧之意。在“琼梯木”南约5公里处,是一个圆形墩台,残高约4米。墩台北700米处有房屋遗址,周围埋着几口红陶大缸,似为储水、储粮之用具,可能是烽火台戍卫人员的住所。

“科西梯木”在“玉木拉克梯木”西偏南4公里处。人们称之为“梯木”,实为遗址,地表散布的陶片有红、灰、深灰和夹砂陶等品类,均为轮制,陶质细腻,火候较高,敲击之下有似金属铿锵之声。图案、兽形把柄亦如“琼梯木”所见,且数量更多。在此曾拣获一片人面头像,高鼻深目,雕刻细致,为当地民族形象。遗址内采到“开元通宝”及龟兹小钱。

“泽梯木”在“玉木拉克梯木”西南约10公里处,残高12.5米。遗址东约300米处可见灌溉渠道遗址,宽约14米,渠南有古代河床。梯木四周散布很多陶片,主要器形有罐、瓮、碗、盘、杯等,均为日常生活用器皿。在这里曾采集到两枚喀喇汗朝铜币,说明此地十世纪中叶尚有人类在活动。

“泽梯木”以南还有“麻将勒克”、“骆驼房子”等古遗址。

https://mp.weixin.qq.com/s/-o_DkYv-A5GBk8Sc7ON67g


附件

【字体: 】【收藏】 【打印】【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