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对口援助>>干部风采>>

援疆干部交出一份满意答卷

    昨天,上海第七批援疆干部载誉回沪。昆仑巍峨,叶河流金,上海数百援疆人员在喀什1300多天难忘日夜,从此成为生命里厚重而难忘的记忆。
  3年多来,上海援疆人交出一份满意答卷:莎车、泽普、叶城、巴楚4县人均生产总值增长68%,城乡居民纯收入增长72%以上,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增长142%,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05%,绝大多数群众分享援疆成果……第三方对援疆规划实施情况评估,各族群众对上海援疆项目满意度超90%。
  往事历历:2010年6月16日,端午,记者随刚受任命的上海对口援疆指挥部总指挥陈靖一行首次入疆,走遍4县;3年多后,记者再度走进喀什见证巨变与深情……
  依依惜别情
  看到记者,援疆干部、泽普县副县长陈冬发从行李包拿出一幅十字绣,绣的是一条弯弯的大河,还有一座塔。
  陈冬发说,27日一大早,他和10余位泽普分指挥部的援疆干部准备悄悄赴喀什,与对口4县各指挥部干部一起集中29日返沪。没想走出宿舍楼,小小院落挤满了当地群众,而且大部分是维吾尔族。“一位大娘塞给我这幅十字绣,说是自己绣的,河是叶尔羌河,塔是东方明珠。”
  浓浓情谊浸润最后分分秒秒。29日上午9时,喀什依旧夜色如漆,为不扰当地干部群众,指挥部选择悄悄离开。可喀什地委书记曾存依旧早早赶到,依当地风俗,给每位援疆干部斟了一小杯“上马酒”逐个握手碰杯,一饮而尽。凝望、执手、拥抱,多少人一时语噎。
  受喀什当地党委政府委托,喀什地委委员、莎车县委书记何利民陪援疆队伍返沪。昆仑山下长大的七尺汉子,素以作风顽强著称,和记者聊起上海干部点点滴滴,动情哽咽;简朴欢送会上扳着指头历数上海对口支援莎车种种看得见摸得着的“好处”,台上台下无不动容。
  作为亲历者,记者3年多前曾到莎车城南新城,5.8平方公里3000多户居民 “垃圾靠风刮,污水靠蒸发”,而今已成南疆最先进和生态的现代小区。原先干打垒式的房屋价值不过数千元,如今一栋200余平方米的房子价值数十万元。候机厅里,何利民和指挥部负责同志话题仍是让莎车140万亩林果业做强做大:3年来援建的100万亩巴旦木基地,再3年产能可达200万公斤,当地每亩年收入可1.6万元左右。
 
  援疆干部、叶城县副县长董义在微信朋友圈写下《我走了,叶城》:“今后的日子,我会时常面向西域双眼闭合,不是做祈祷,而是与我的叶城隔空凝望,洞察它的巍峨与执着……干杯,喀什噶尔!”数小时,这条微信收到100多条回复,祝福、期许全来自叶城那片热土。
  最后一班岗
  27日,援疆干部、巴楚人民医院副院长龚敏突然找不到骨科大夫唐颂军了。“打手机,他居然不接。根据安排,这是我们最后的购物休整日。”
  后来才知,当地一户患骨科疾病的维吾尔族老乡听说上海大夫们要走了,提出提早把手术做掉。征求唐颂军意见后,院方又将他请进手术室。援疆干部、喀什地区卫生局副局长吴文辉说,医疗援疆最终目的就为解除人民疾苦,安排手术是题中应有之义。
  28日,告别喀什前最后一天:
  一上午,综合计划组组长张岚办公室人来人往。见相关部门出具的对口4县职业技能实训学校、综合福利中心、维吾尔医医院和图文综合服务中心等5个“交钥匙”项目审计报告,张岚在拨款签批单写下名字。通过审计、早付款,施工方、当地群众就可早日拿钱过年。
  在规划建设组,组长曾浙一刚完成对4县重点项目最后一次 “电话会诊”。这几天喀什普降大雪,一些已移交项目运行维护如何?管道有无冻裂、下水是否堵塞?建设组8位高工,4天行经1000多公里走遍4县确认无恙。
  最后一刻,经济发展组同志仍在为项目奔走:经多方争取,上海某投资公司拟在喀什投资,双方就一些细节反复沟通。“项目不等人,我们必须站好最后一班岗。”步履匆匆的经济组组长蒋玮说。
  中午12时,喀什师院负责同志胡明赶来找社会发展组组长平辉,研究上海高校拟派的援疆教师与师院重点学科建设需求更好匹配。为重点学科找到优秀领军人才,这是喀什师院要升格为喀什大学的关键步骤。师院的同志前脚刚走,喀什地区教育局两位局长又到了。没有寒暄,平辉叮嘱两位局长,近一年脱产培训即将结业的800多名双语教师需严格评估,合格的尽快上岗;不合格的要么“回炉”要么转岗……
  80后徐豪,指挥部最年轻干部,大家公认“第一忙”。他办公桌抽屉里,一溜躺着7部手机!有的数字键剥落,有的屏幕破损,有的后盖遗失……“都是这3年多用坏的。”徐豪说,“存了1万多个电话号码。”最后几天徐豪公文包还是标配:两部手机,三个号码(上海、喀什、乌鲁木齐),数块电板,两个充电器,一把U盘,一盒名片,一本新疆地图,数叠文件资料,一台笔记本电脑,几张创可贴……
  21时,指挥部最后一次党委会,讨论通过一名援疆干部的入党申请,同时强调返沪后所有援疆干部要继续保持形象,严格纪律。
  祖国需要就留下
  综合计划组夏红军毅然选择留下:再干3年。刚刚过去的3年,家里大小事情交付爱人程红,房屋受灾进水引起民事诉讼、女儿中考、岳父辞世……“祖国需要,就留下。”程红说。
  过震文,上海代建的巴莎高速公路总指挥长,此路234多公里全程穿越戈壁沙漠荒滩河流,是14个省市代建难度最高、里程最长工程,主线基本贯通,但有大量收尾工作,完全通车再撤离。
  三载援疆,一生情怀,辛苦心不苦。本月16日,指挥部最后一次下乡调研精心选在泽普县科克墩村村委会,全疆唯一、全国“十大最美村官”刘国忠生前生活工作 51年的地方。指挥部党委全体成员看望了刘国忠同志家属;给全村63户每家发放书包文具等,带来大量书籍援建图书室;随行企业家代表捐助10万元建设资金。回喀什后,26日最后一次支部生活会,每位党员捐出心意,共筹51000元活动经费,还决定和该村党支部结对共建。
  陈靖说,刘国忠带村民垦田办校,将泽普这个禀赋最差的偏远村打造成水平中上村落,30多年 “零上访、零刑事案件、零非法宗教活动”,拓荒的人来了又走,只有他留了下来,63户200多人,只有他家是汉族,“援疆精神就是奉献与团结精神,刘国忠是援疆干部的榜样。通过结对共建,让科克墩村成为我们第七批援疆干部在喀什的"根"”。
  千言万语道不尽,马达轰鸣将欲行。上海援疆人在机场声声念念由衷感叹:“我们收获得更多……”

附件

【字体: 】【收藏】 【打印】【关闭

相关文章